九价HPV“一苗难求”催生黄牛:技术代抢月入数万

九价HPV“一苗难求”催生黄牛:技术代抢月入数万,或涉犯罪九价HPV疫苗(九价人乳头瘤病毒疫苗)自2018年4月在国内上市以来,始终处于供不应求状态。为方便市

  九价HPV“一苗难求”催生黄牛:技术代抢月入数万,或涉犯罪

  九价HPV疫苗(九价人乳头瘤病毒疫苗)自2018年4月在国内上市以来,始终处于供不应求状态。为方便市民,多地开启网上预约接种服务。

  我国批准上市的九价HPV疫苗来自美国公司默沙东,在国内由智飞生物独家代理,每年批签发量仅数百万支,远远不能满足国内所需,以致预约疫苗的“网络战场”十分激烈,往往放苗后,1秒就抢完了。

  近日,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暗访发现,“一苗难求”催生了猖獗的黄牛,有的甚至有专业技术和业务团队,业务范围涉及代抢、现苗,走私港苗等。例如代抢,(黄牛费)需要1500元左右,现苗则要两三千元。

  有黄牛直言月入数万。对此,有律师表示,黄牛背后的技术团队可能构成计算机相关犯罪,黄牛若明知仍为其揽客,则可能构成共同犯罪。

  黄牛有专业团队,自称“是技术的较量”

  目前,大陆可接种的HPV疫苗包括葛兰素史克和万泰生物的二价HPV疫苗、默沙东的四价HPV疫苗和九价HPV疫苗。HPV疫苗的“价”,指所针对病毒型别的数量。因此,九价HPV疫苗更受市场欢迎。

  据智飞生物财报,2019年国内默沙东九价HPV疫苗的全年批签发量为332.4万支,2020年为506.6万支,同比增长52.41%——尽管增幅如此大,仍然无法满足市场需求。有戏言称:男人的茅台,女人的HPV疫苗。

  澎湃新闻随机采访8位已接种九价HPV疫苗的女士,其中3位表示还不算难约。丁女士起初在武汉预约,一直没排到苗,2020年初回到襄阳致电防疫部门,次日预约成功。成都的周女士2018年11月通过线下预约,次年3月排到苗。

  另5位女士均表示难约。成都的钟女士通过约苗小程序约了半年多,没有约到,最后托两层关系才约到。即便如此,等了大半年才打上疫苗。陈女士在保定,2019年4月开始在全市各官方渠道预约,都回复紧张,让过几个月再问,尝试了三次也未成功,后来找关系才约到。北京的颜女士2020年9月致电10多家社区医院,最终在东城区某社区医院排上队,医院表示可能要排一年。2021年7月,颜女士花费两周时间,每天下午网上抢号,都没抢上。恰巧当月,社区医院通知她到苗了。冉女士、吴女士则是通过私立医院打的疫苗,分别是4800元、6000元,比原价贵一两千元。

  澎湃新闻打开“知苗易约”预约疫苗小程序,选择九价HPV疫苗,发现能预约的医院极少。多名接种者说,就算能预约,开抢都是“秒光”。

  通过疑似是“托”的网友,澎湃新闻记者联系上HPV疫苗黄牛冰冰。

黄牛冰冰团队的“疫苗代抢流程”。

黄牛冰冰团队的“疫苗代抢流程”。

  冰冰声称,她们有专门的技术团队和业务团队,她在四川、湖南、广东、江苏等省都有业务。该团队需预约者先在微信“知苗易约”小程序上绑定自己的身份信息,开抢前半个小时至一个小时,通过微信扫码在黄牛电脑端登录,黄牛通过电脑程序帮忙抢号,不放心的话可以申请微信小号操作。抢号成功后顾客进入“知苗易约”小程序查验,确认预约成功后转账。

  该团队代抢四价、九价HPV疫苗。代抢四价需要800元左右手续费,九价需1500元左右。

  不同城市代抢难度不同。11月1日,合肥九价HPV疫苗放出来时,冰冰在群里提醒:“合肥十几万人抢20支苗,大家要有心理准备。”冰冰还介绍,在成都,正常情况下,就算通过他们,10个人也就能约中1到2人。“成都每场都是技术之间的较量,找代抢的人多,还有就是不限户籍,人多苗少。”11月1日成都某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九价HPV疫苗预约,冰冰团队约中率仅10%。

  代抢四次终成功,有人找黄牛跨省代抢

  冰冰有一个“九价交流群”,澎湃新闻记者刚进去时有130多人,经过一个月,已经发展到332人。冰冰每隔一两天都会在群里发代抢信息。

  澎湃新闻记者委托朋友小张,联系冰冰代约九价HPV疫苗。代抢前,必须将名字和身份证号发给冰冰,冰冰会把预约同一医院同价疫苗的客户专门建群。

  第一次,通过冰冰代约的4人都没有成功。“今天有点翻车。”冰冰解释称,这是因为疫苗被内定,医院拿去卖现苗了。“这很正常。通过约苗推送名额,实际可以抢的疫苗根本没那么多。现苗贵,(黄牛费用)2800元。”

  第二次,小张依然没有约上。小群里5名客户,3名约中。冰冰说名单里有小张,但“知苗易约”上查不到预约信息。最后经过确认,可能是重名。

黄牛冰冰放出的疫苗预约信息

黄牛冰冰放出的疫苗预约信息

  第三次,小张依然没约上。这一场,冰冰的客户全军覆没。冰冰解释说,时间最长的一个客户,用了快一个月,七八次才成功。

  第四次,小张终于约到了。成都当地消息显示,此次温江区放苗1000支。小张观察到,这一场,冰冰的小群里6个客户,4个都抢到了。这次搞活动,冰冰每人只收了1350元,比平时便宜150元。

  12月初,到医院接种第一针时,小张和排队的4位女士沟通后了解到,只有1人是排队预约到的,另外3人都是通过黄牛网上代约的,价格都差不多。这3人里,甚至还有从重庆过来接种。

  冰冰以及其他黄牛告诉澎湃新闻,一般来讲,三针九价HPV疫苗的黄牛费在1500-1700元,很少有上2000元的。现苗黄牛费要2600元左右。

  澎湃新闻记者联系到自称在医院有内部渠道的黄牛,交钱后可直接安排到社区医院接种,费用是2300元。若直接转账不放心,可以加100元走咸鱼交易。

  冰冰也有现苗渠道。她向澎湃新闻介绍,自己只做社区医院,不做私立医院。澎湃新闻记者咨询是否有北京的现苗,冰冰表示,大兴区和海淀区都有。大兴的两周内,手续费1500元;海淀贵一些,要1800元,但每周都有名额。冰冰拒绝透露医院信息和接种时间,“接种前一两天才会通知。”

  有网友曾在群里咨询冰冰成都是否有现苗,冰冰称,她可以转号,两天内就可以搞定。所谓转号,就是把晚上代抢预约成功后不给钱的客户换掉。

客户和冰冰的交易记录

客户和冰冰的交易记录

  骗子冒充“黄牛”,不乏上当受骗者

  在九价HPV疫苗代约这个灰色地道,有“正规”黄牛,也不乏骗子。

  来自宁波慈溪市的肖女士今年24岁。她告诉澎湃新闻,眼看身边有关系的朋友马上要打九价HPV疫苗,自己没有关系,不得不找黄牛。

  三个月前,肖女士通过微博找到自称有现苗的“黄牛”,该“黄牛”称三针九价HPV疫苗加预约费一共4800元,只需肖女士提交个人信息审核后便可预约。在“黄牛”引导下,肖女士通过银行向对方转账4800元,身份信息也透露给了这个骗子。此后,她通过网络发帖曝光此事,收到不少有相同经历女生的私信。“有女生被骗了上万元。”她对澎湃新闻说。

  通过知苗易约、约苗等小程序预约接种,社区医院一针九价HPV疫苗一般1300元左右,三针打下来4000元左右。有自称“正规”的黄牛告诉澎湃新闻:“现实中,确实有现苗,但预约费比代抢贵很多。一般‘正规’的黄牛,基本上只在成功后收代抢费,让先银行卡转账的,甚至包括疫苗费,或者立马就能收到预约成功短信的,一看就是骗子。像知苗易约,就不发短信,只能通过小程序查询是否预约成功。”

  暴利之下,甚至有社区医院工作人员通过倒卖九价HPV疫苗、以次充好谋利。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近期,重庆有不少女士通过江北区大石坝社区医院的工作人员周某婧个人预缴费接种九价HPV疫苗,却被安排到五六家其他医院接种,甚至“上门”在车上接种。有女生反映自己接种后查询不到接种记录,也没有开具正规发票。在今年7月,周某婧曾因用二价HPV疫苗冒用九价HPV疫苗为他人注射,被江北区卫生健康委员会处罚暂停执业18个月。案发后,周某婧被刑拘。

  除前述骗局外,还有一种涉及走私,即代购港苗。澎湃新闻记者在闲鱼上联系到一位自称有港苗的黄牛茵子,其称,三针邮寄是6300元,到现场打是6800元。茵子称自己人在沈阳,但她们有合作诊所可以接种。港版九价HPV疫苗又叫加卫苗,接种年龄是9~45岁,受众更广,但都来自默沙东。

  “我们的疫苗从深圳来,香港怎么到深圳的,不用我多说了吧。”茵子称,港版苗跨境后,码会被涂掉,但条形码可以扫描,条形码也是区别新旧版港苗的重要依据,“人肉带回,有防伪标识,包装上的数字和针剂数量都要吻合。”

  公开报道显示,港苗可能因运输中保存不当致成分失效。

通过黄牛冰冰,澎湃新闻记者的朋友成功预约到了疫苗。

通过黄牛冰冰,澎湃新闻记者的朋友成功预约到了疫苗。

  黄牛自称月入数万,律师:涉嫌犯罪

  冰冰告诉澎湃新闻,自己是做代理(业务员)的,他们的团队重心在成都,但全国各地的业务员都招。一般,每单业务员能赚300元-400元,具体看代理自己的定价。“比如在成都,(技术团队)给1000元的代理价,我们报价基本在1300元-1500元。”至于现苗,冰冰表示自己是跟医院合作,虽然收费贵些,但打点费用也高,每单差不多也是赚三四百元。

  “反正我一个月赚个几万不是问题。”冰冰说。

  北京市中闻律师事务所律师卢义杰认为,对黄牛技术团队的法律定性,须考察技术手段的原理。一旦技术团队存在对计算机信息系统功能进行删除、修改、增加、干扰,造成计算机信息系统不能正常运行,且产生严重后果,比如违法所得5000元以上或造成经济损失1万元以上等,有可能会被认定为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当技术团队仅使用的是自动化操作的“代抢”手法,实践中的处理略有不同。一些法律人士认为该手法不涉及数据修改、使用范围不广,不构成犯罪,但随着近年互联网犯罪打击力度的加大,不少法院亦会认为该手法系通过非常规的方式构造网络请求,破坏了公平的交易秩序,损害消费者利益,常见罪名包括提供侵入、非法控制计算机信息系统程序、工具罪等。如果代理或业务员明知技术团队使用非法方法抢票仍为其揽客,可能构成共同犯罪。

  卢义杰律师表示,如果黄牛所称打点医院工作人员属实,达到规定数额,则其涉嫌行贿犯罪,被打点对象则涉嫌受贿罪或非国家工作人员受贿罪。

  为杜绝黄牛,有些地方从预约途径上采取措施。如深圳市,不限户籍,身份证年龄为16岁至26岁5个月的女性都可以参加摇号,摇号过程由IT系统自动完成,不需要申请者亲自到现场参与,全程录像并接受社会监督,让“黄牛”无空可钻。深圳市疾控中心还在现场安排市民代表见证摇号全过程,予以监督。

  2021年8月,广西壮族自治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在人民网“领导留言板”回复网友反映“九价HPV疫苗难约、黄牛猖獗”时表,提供预约服务的科技公司,应该通过技术手段断绝黄牛现象,比如通过手动拖拉拼图移动到指定位置阻止黄牛党机器刷票,升级增强人机校验算法,预约成功后预约人不能自行取消预约,需经接种门门诊确认后,由接种门诊后台取消预约等。

  黄牛问题的根本原因,还是市场供需失衡。

  国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九价HPV疫苗的适龄人群(16~26岁)约1.2亿。而按照智飞生物2020年九价疫苗批签发量506.6万计算,能够接种到该疫苗的人数还不足总数的1.5%。在人口基数众多的深圳,九价HPV疫苗摇号每一期中签率都不足3%;澎湃新闻记者双十一期间在淘宝店通过直播抢购私立医院的九价HPV疫苗,秒无,三针九价的价格达到了5104元。

  澎湃新闻注意到,2020年11月17日,世界卫生组织启动加速消除宫颈癌的全球战略,中国等194个国家,将会在2030年前为90%的女孩在15岁前接种HPV疫苗。国内多地已开始推动此项工作,不过都是二价HPV疫苗。

  好消息是,在默沙东垄断全球九价HPV疫苗批签发的情况下,国产疫苗开始破局。前不久,世卫组织表示,中国公司生产的双价人乳头瘤病毒疫苗正式通过认证,可供联合国系统采购。这意味着,国产疫苗的质量和安全性已获国际认可。不过,公开报道显示,国产九价最早预计2025年左右投入市场。

  澎湃新闻记者 段彦超 实习生 肖玉笛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