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轻松”种棉花是怎样实现的——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生产全程机械化调查

“轻松”种棉花是怎样实现的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生产全程机械化调查 本报记者 马呈忠经济日报记者近日深入新疆采访发现,棉花好收成的背后,一个变化令人振奋:

  “轻松”种棉花是怎样实现的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生产全程机械化调查 本报记者 马呈忠

  经济日报记者近日深入新疆采访发现,棉花好收成的背后,一个变化令人振奋:在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种棉花早已结束了手拉肩扛“辛苦”耕种,各式农机轮番上阵的“轻松”模式正在开启。数据显示,目前兵团棉花耕种收综合机械化水平达98.3%,这一变化是如何实现的?

  全国棉花看新疆,新疆棉花看兵团。2021年,新疆生产建设兵团棉花种植面积达1305万亩,完成机采面积1230万亩。以全国四分之一的面积生产了全国三分之一以上的棉花,兵团棉花不仅品质优势明显,还在机械化、规模化、节水灌溉、科技支撑方面保持较高水平。目前,兵团棉花耕种收综合机械化水平达98.3%,机采率达94.2%。他们是如何实现棉花全程机械化作业的?对推广其他作物全程机械化有何启示?经济日报记者日前深入田间地头一探究竟。

  畅通农机应用体系

  艾比布拉·牙生今年36岁,是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三师图木舒克市四十九团职工。种植了80亩棉花地的他,刚从附近轧花厂结完棉花款回家休息。“真想不到,种棉花也有喝茶的清闲时间。”对于种植了15年棉花的艾比布拉来说,以往采棉季忙得不可开交,回到家里只想睡觉。

  “以前,人工采摘20多亩棉花要从9月中旬忙到年底。”采棉季曾是艾比布拉最头疼的时候,因为用工十分紧张,有时他要雇车到几百公里外的县城雇采棉工帮忙采摘,“早上送他们到地头,晚上拉回住处。深夜,还要人工装车把白天采摘的棉花送到轧花厂,太累了”。艾比布拉回忆说,那时人工采摘成本很高,一亩地要700多元。

  “机器怎么会比过人呢?”几年前,艾比布拉听说附近连队在实验机器采棉,他专程跑去看效果。“一株株棉花穿过采棉机就出棉花了。速度快、省人力,但棉秆、叶子有点多。”较高的棉花含杂率,让艾比布拉心怀忐忑。

  随着工艺水平不断提升,机器采棉最终走进千家万户。“今年80亩棉花地,采棉机只用3个小时就采完了。轧花厂机采棉收购价每公斤10.5元,亩产350公斤左右,每亩机采费200元,除掉各项成本,收入28万元。”这天是艾比布拉第二次去轧花厂送棉花,“今天手采了一些采棉机采不到的地头棉花,有300公斤,能多收入3000多元”。

  如今,提到棉花种植,艾比布拉直言“轻松”,“犁地耙地、播种、灌溉施肥、采摘、残膜回收等全流程均可机械化作业,田间管理不同阶段也有相应技术规范”。休息之余,他已联系好农机展开田间秸秆粉碎、残膜回收等作业。

  得益于兵团长期推进棉花机械化发展,同艾比布拉一样“轻松”种植棉花,正成为兵团职工的常态。“今年棉花行情好,职工采摘积极性很高,我们1300多万亩棉花地,机械采摘1个多月就能完成。”兵团农机技术推广总站站长麻平告诉记者,“目前,兵团种植棉花已实现耕种收全程机械化。”

  “兵团从职工生产实际需求出发,长期坚持建设完善农机产学研推用体系,推广应用的北斗导航自动驾驶技术实现了棉花生产的机械化信息化融合发展;示范推广的国产高性能大马力拖拉机配套犁、国产六行打包采棉机等高端农机装备,为兵团棉花生产机械化信息化智能化发展提供了有力技术装备支撑。”谈及兵团棉花种植的机械化成绩,麻平如数家珍。

  与此同时,兵团还注重棉花种植农机与农艺水平的同步提升。

  “农业机械化程度越高,对种子的要求就越高。”新疆前海种业有限责任公司位于图木舒克市,总经理刘成告诉记者:“兵团初种棉花时,采用一穴多粒的密植模式,棉种发芽率在60%,一亩地需要五六公斤种子。随着精良播种与机采棉推广,采用一穴一粒,一亩地棉种需求量下降至1.5公斤左右。”据介绍,国家标准棉种发芽率为80%,他们通过增加重力选、风选、磁力选等选种环节,让棉种发芽率提高至92%以上。通过选用优质棉花品种与农户田间农艺栽培,他们让棉株高度保持在70厘米到80厘米,第一果枝节位距地面20厘米以上,更加适合机械采棉。

  棉种发展折射出兵团棉花种植机械化发展变迁。经过20余年的引进、试验、示范、推广,兵团棉花种植在棉花品种培育、农艺栽培措施、田间生产管理、残膜污染治理、清理加工等诸多关键环节形成一系列标准、规范和技术规程,成效显著。

  农机国产化加速跑

  采棉机是农业机械领域“含金量”最高的设备之一,2018年前,国内使用的大型采棉机是国外进口产品的天下。为弥补这一短板,兵团在棉花主产区布局采棉机产业链,已在第六师五家渠市、第八师石河子市、第一师阿拉尔市等地培育形成较为完整的棉花产业耕种收农机生产体系。

  严冬里,步入第六师五家渠市北工业园的新疆天鹅农业机械装备有限公司,只见这里一片忙碌:机械臂翻转飞舞,电焊火花中,工人们正加工各种采棉机部件。“今年冬天有的忙了!”该公司销售总经理、工程师段其森高兴地告诉记者:“今年不仅创下销售90台采棉机的好业绩,还收获了近200台各式采棉机订单。”

  距离旧厂房不远处,一座投资10亿元,面积2万平方米的新厂房正在扩建。“这是按照生产汽车标准建设的全自动化柔性生产线,专门用于生产采棉机,12月底投产后,预计可年产300台采棉机。”段其森说,“能生产全国产化的采棉机,非常自豪!”

  山东天鹅棉业机械股份有限公司起初看中的是新疆棉花产业的良好势头。2005年,该公司成立新疆天鹅农业机械装备有限公司,为兵团和地方棉花轧花加工设备升级改造提供了支持。目前,他们在新疆轧花设备市场占有率达80%以上。

  “改造升级棉花轧花生产线经历了从手采棉到机械采棉的过程。”段其森说,“随着新疆机采棉花不断增多,我们研制了相应的清叶、清秆、清壳的各种设备。如今,我们生产的智能化大型轧花设备,在加工出的棉花含渣与水分控制方面已达国际水平。”

  同时,他们还加快采棉机国产化研发生产步伐,开始国产三行厢式采棉机研发。

  “重达30吨的采棉机,从运行程序、液压电器元件到采头摘锭等部件的多环节均需攻克。然而,受制于当时国内生产水平,只能一步步往前推进。”段其森说,“在采头摘锭研发上,国内实现国产化用了近10年时间。国产化后,以前进口需100多元的棉花机摘锭价格降至不到20元。”通过持续大力投入,2017年,该公司研制出的三行厢式采棉机批量上市;随后,又持续投入研发六行打包式采棉机。

  “六行打包式采棉机是第三次技术革新,从机械化向信息化、智能化迈进。其导航作业让驾驶员更加轻松,棉厢压力达2吨多后自动打包,降低了棉花含杂率,这促使国产采棉机的采净率、持续作业、打包存放等能力与国外进口机相媲美。”段其森说,目前,采棉机设备国产化率达到90%以上,价格优势更加明显。以六行打包式采棉机为例,同类进口采棉机价格要700多万元,国产机价格要450多万元,经过农机补贴后,农户仅需支付390多万元。

  除了新疆天鹅农机之外,铁建重工新疆有限公司、新疆钵施然农业机械科技有限公司等国产采棉机生产企业也相继落户新疆。

  国产采棉机“补链”后,兵团具有传统优势的犁地、播种、残膜回收等机械设备生产企业,也驶入了产品更新换代“快车道”。

  在石河子市的鑫昌盛农机有限公司,总经理马永平正在了解最新式秸秆残膜回收机的农户使用反馈信息,“公司投入700多万元研发残膜回收机。今年产品推出第一年,生产了30台机器用于新疆棉田。前期,农户反馈残膜缠绕引起故障,我们通过改进工艺降低了故障率。下一步要在稳定结构上下功夫,让种植户用着放心”。

  这家企业最早从研发棉花播种机做起。“起初,棉花种植不铺膜,一穴多粒。后来增加了地膜、滴灌带,实现了一穴一粒精良播种。现在,播种机已经发展到第十代,实现铺地膜、整理膜床、精良播种、镇压等多种工序一次性完成。如今,最新的3膜18行播种机一天可作业200亩地。”马永平说。

  为跟上棉花种植机械化发展步伐,他们已持续5年拿出年销售额的4%——500多万元,开展产品研发,获批专利60余项。目前,他们能生产精量铺膜播种机、气吸式铺膜播种机、联合整地机、残膜回收机等系列农机产品,并实现产品出口。

  抱团发展创新不断

  “刚到的三车尿素已经送到社员家了,下一步要关注棉种价格,让社员及时得到更多实惠。”第八师石河子市石河子总场北泉镇鸿兴翔种植专业合作社负责人周润正忙着联系购买明年的棉花种植农资。

  “团场改革后,职工在农业生产中有了更多自主权,利益得到更多保障。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想要发挥棉花机械种植优势,职工抱团发展好处更多。”2018年1月,周润成立了北泉镇第一个由职工自主组建的农工专业合作社,目前已有523户社员,拥有农机具180多台,耕地面积达54700亩。

  周润告诉记者,职工自发进入合作社后,土地仍然归职工承包,合作社通过市场化统一采购农资,统一提供农机服务,鼓励大家标准化种植棉花。今年,社员们与普通职工相比,在农资与农业机械作业上每亩节省成本70多元。此外,统一棉种后,棉花品质得以提高,他们的棉花每公斤售价高于市场价0.2元。去年,他们还成立了轧花厂,形成“企业+合作社+农户”的运营模式与“生产、加工、销售”一体化产业链,令职工受益。

  为促进职工增收致富,兵团施行了一系列团场综合配套改革。职工在市场经济条件下抱团发展,带动了农民合作社兴起。

  在第三师图木舒克市四十四团十八连,为支持连队农机合作社发展,他们出资140多万元作为发展基金,借贷给有农机驾驶技能与购买农机意愿的职工。目前,他们拥有10台大马力拖拉机、播种机、打药机等农机设备,是当地职工购买农机服务的首选。

  农业机械制造企业也更加注重农机技术改造与售后服务。“如今,制造农机要更多考虑农户的需求。”石河子市鑫昌盛农机有限公司的技术员马永告诉记者,2018年,农户在棉花种植中发现,种行上不覆土,具有利于棉花出苗等优点。他们根据农户使用反馈,用时两年改进生产出种行侧覆土播种机,累计推广销售3000余台,获批技术专利12项。2020年,这项技术获得兵团60万元项目补助。每年春耕时,他们都会派出70%的员工到田间地头服务指导,帮助农民用好机械。

  “大型化、集约化、高效化是现代农业发展趋势。”新疆农垦科学院机械装备研究所所长汤智辉建议,要巩固提升棉花机械化发展带来的产业优势,加大职工转向职业农民的培训力度,适应棉花产业由机械化向信息化、智慧化发展的同时,巩固提升现有农机机械化体系作业能力,引导支持企业加快向精准化、信息化、智能化方向转型;还要引导支持农民合作社规范化发展,坚持抱团发展理念,精准对接棉花加工企业,形成利益共同体,提高兵团棉花产业市场竞争力。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