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级产品保供,为经济肌体“固本培元”

紧缺矿产资源对外依存度高,资源浪费损耗现象依旧存在,如何增强国内资源生产保障能力——初级产品保供,为经济肌体“固本培元”【经济界面】2022年元旦期间,身处青

  紧缺矿产资源对外依存度高,资源浪费损耗现象依旧存在,如何增强国内资源生产保障能力——

  初级产品保供,为经济肌体“固本培元”

  【经济界面】

  2022年元旦期间,身处青海柴达木盆地的油气工人们依然坚守岗位,排查管线流程、预防气井冻堵,确保天然气生产平稳有序。

  1月2日,北京市民陈伟和朋友约饭,把点的菜吃到“光盘”,并把剩下的烧饼打包带走。他说:“节约粮食,从我做起。”

  能源、粮食等初级产品,对于经济社会发展而言至关重要。日前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正确认识和把握初级产品供给保障。当前我国初级产品供给形势如何?今后应怎样做好初级产品供给保障?记者就此采访了相关专家。

  部分紧缺初级产品“大头在外”

  “初级产品,一般指直接从自然界获得的,需要加工或已初加工的农、林、牧、渔产品,以及矿石等原材料,比如大豆、玉米、油气、煤炭、铁矿、铜矿等。”中国宏观经济研究院综合形势研究室主任、研究员郭丽岩说,按照联合国《国际贸易标准》分类,初级产品涵盖食品及活畜、饮料及烟类、非食用原料、矿物燃料、动植物油脂等几类。

  郭丽岩介绍,从供给来看,初级产品在全球分布并不均衡,供求关系具有明显的结构性特征,供给国主要是发展中国家和一些发达国家,部分能源和矿石供给相对集中于某些地区和少数国家。从需求来看,我国仍需要相当数量和规模的初级产品,部分能源矿石产品的消费量占国际贸易量的比重较大,个别初级产品存在外采率较高且海外供给来源相对单一问题,在安全稳定供应方面存在一定压力和风险。

  “铁矿石、铜精矿等紧缺性初级产品供应严重不足,形势不容乐观。”冶金工业规划研究院党委书记、中国钢铁工业协会副会长李新创告诉记者,我国部分矿产资源储量家底薄弱,矿业市场体系建设滞后,一些矿产品生产供应跟不上消费的增长速度,尤其是铁矿石、铜精矿等紧缺初级产品“大头在外”的态势没有改变。

  李新创表示,我国紧缺矿产进口量大、对外依存度高且来源相对集中。目前,铁矿、铜矿、锰矿、镍矿对外依存度均超过80%,铬矿接近100%,铝土矿对外依存度超过50%。此外,铁矿石进口集中于澳大利亚和巴西两个国家的四大矿业公司,连续多年占我国进口总量的80%以上;锰矿进口集中于南非和澳大利亚,两国进口量占比超60%;铬矿进口集中于南非一国,占比超80%。

  “我国矿业企业进入国际市场较晚,矿产品交易定价机制多处于跟随阶段,定价话语权弱,尤其部分矿种受上游垄断影响,矿产品价格大幅波动,严重影响我国产业链供应链安全稳定运行。”李新创说。

  利用好“两种资源、两个市场”

  “要密切防范部分能源、矿产和粮食等初级产品出现明显缺口而演变成‘灰犀牛’事件,进而可能对经济社会运行产生不利影响。”郭丽岩说,要以增强自身生产保障能力的最大确定性有效对冲外部环境的不确定性,把“饭碗”牢牢端在自己手中,重点强化粮食、能源及重要原材料等安全稳定供应工作。

  在郭丽岩看来,增强国内初级产品生产与供给保障能力,要从生产、供应、储备、销售、加工全链条增强防范市场异常波动风险的能力,兜牢确保基础能源和重点民生商品安全供应的底线。要加快油气、矿石等资源先进开采技术开发应用,发展绿色、智能和可持续发展的智慧矿山,增强关键品类物资储备和调节能力,优化产能协同保障和区域布局,与实物储备形成衔接有序、梯次支撑的保障合力。

  “要把提高农业综合生产能力放在更加突出的位置,持续推进高标准农田建设,全面提高农业生产规模化程度和抗风险能力。”郭丽岩表示,尤其要针对粮食生产供应链条上存在的“卡脖子”风险,深入实施种业振兴行动,提高农机现代化装备水平,增强重要农业生产资料自主可控能力,千方百计保障种粮农民合理收益。

  当然,做好初级产品供给保障,要充分利用国内国际“两种资源、两个市场”。

  李新创认为,要尽快建立我国海外初级产品资源战略保障体系。统一规划、统筹部署、加快整合,建立联席机制,出台相关政策,鼓励和支持国内企业开展国外资源勘查开发,推动海外资源基地建设。

  “针对我国紧缺性初级产品实际,应‘分类施策、一矿一策’,研究并出台一系列可加强控制力和话语权的相关措施。”李新创说,我国作为主要矿产的最大消费国,有必要、有能力促进完善现有矿产的定价模式,建设公开、透明的科学合理定价机制,保障我国关键矿产的合理供应。

  李新创表示,要加强紧缺矿产的替代产品回收与应用,从源头上减少相关产品的需求,降低供应风险;加快推进有针对性的差别化支持政策制定修订与落地实施。尽快建立完善我国资源性初级产品战略储备体系。根据不同种类、按照不同情形制定供应应对方案,保障国家初级产品供应安全。

  节约优先,实施全面节约战略

  日前举行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要坚持节约优先,实施全面节约战略。

  对于初级产品供应保障而言,郭丽岩认为,全面节约战略的“全面”,一方面体现在全链条全流程落实节约,促进优质合规产能加速释放,抑制不合理的原材料需求和工业浪费,尤其是打通资源循环利用的堵点和卡点,加快构建废弃物循环利用体系,更好强化供给和需求双向调节。

  “另一方面,体现在全面强化各类主体的节约意识、节能行动。”郭丽岩说,在生产领域,要增强能矿企业主动节约、集约、循环利用资源的责任意识,多举措减少粮食机收损失。在消费领域,要增强全民节约意识,倡导简约适度、绿色低碳的生活方式,尤其是节约粮食、厉行勤俭、反对餐饮浪费。

  以钢铁行业为例,李新创建议,在生产领域,要围绕产品制造、能源转换、社会废弃物消纳,大力推进节能低碳工艺技术,充分利用余热余压等钢铁副产资源,加强固体废弃物资源化利用,大力发展循环经济,开发和生产高强高韧、耐蚀耐磨、节能环保等全生命周期绿色低碳产品。

  李新创表示,在消费领域,要积极引导钢材绿色消费。推进钢铁行业与建材、电力、化工等产业及城市间耦合发展,加强产品源头的生态设计,建设绿色低碳产品标识,引导绿色低碳产品消费,推动下游用户逐步提高绿色低碳产品的消费比例,实现下游行业减量化用钢,践行钢铁行业全面节约战略。

  (本报记者 刘 坤)

留下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