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植牙集采将至,国货能否就势崛起?

“一口牙等于一辆宝马”曾经是“种牙贵”的形象比喻,未来或将成为历史。1月1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决定常态化制度化开展药品和高值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进一步降

  “一口牙等于一辆宝马”曾经是“种牙贵”的形象比喻,未来或将成为历史。1月1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决定常态化制度化开展药品和高值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进一步降低患者医药负担。一直被诟病“种不起”的种植牙,明确将在国家和省级层面开展集采。一石激起千层浪,对于长期被进口品牌占据的种植牙市场来说,集采能否为国产品牌带来掘金千亿市场的机会?

  种植牙集采将降价几何?

  “什么时候开始种植牙集采,能降多少?”年过四旬的邵女士听到种植牙集采的消息非常兴奋,她因牙齿缺损需要种牙,但在公立医院询价的结果是1.5万元一颗,这也意味着她种两颗牙就要花掉近三个月的工资。

  比起接近医美的正畸,种植牙的医疗属性更强,也因昂贵屡遭诟病。2021年初,全国人大代表李小莉以个人植牙经历向两会提交了一份建议:一个县级以下医院,平均一颗种植牙治疗费用在6000-20000元不等,“如果种全口牙,相当于在县城买套房”,建议将种植牙治疗和服务费用纳入医保统筹报销范围。

  国家医保局在2021年9月的答复中提出,按照国家目前集采方案,医保内的药品和耗材才有条件纳入集采。而目前各省区市,眼镜、义齿、义眼等器具均不纳入基本医保支付范围。不过,各地可以按照本地区医保基金运行等情况,制定本省份的医保耗材和诊疗目录,并指导地方将种植体纳入平台挂网范围。

  2022年1月10日,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决定常态化制度化开展药品和高值医用耗材集中带量采购,进一步降低患者医药负担。其中明确提及“逐步扩大高值医用耗材集采覆盖面,对群众关注的骨科耗材、药物球囊、种植牙等分别在国家和省级层面开展集采”。

  种植牙将纳入集采,到底会降价几何?有市场分析认为,参考近年高值医用耗材国家集采的数据,2020年心脏支架价格从1.3万元降到700元,降幅超过90%,2021年人工关节集采后降幅也超过80%,种植牙纳入集采后,降价幅度有望达到70%-80%左右。

  但有业内人士认为,种植牙即便纳入集采,患者感受到的降价幅度也可能不如预期。

  据悉,种植牙本身的材料主要包括种植体、基台、牙冠三大部分,以及部分患者需要使用的骨粉、骨膜等修复耗材。

  广东省口腔医学会监事长、广东省民营牙科协会会长欧尧介绍,种植牙经过数十年的发展,目前无论是进口还是国产的材料基本同质化,种植牙耗材的价格已经比较透明,差异主要在于品牌、配套和售后服务方面。而种植牙最大的成本其实是人力成本。

  “种植牙总体的医疗费用中,人力成本约占2/3。”欧尧指出,这也意味着,如果材料本身进价是3000元,那么总体治疗费用需要9000元左右。“一个病人种一颗牙需要有医生、护士、助理等团队服务3-5次,熟练的种植医生成熟期需要10-15年,这块成本就已不菲。”

  欧尧特别指出,目前一些民营口腔诊所利用种植牙价格做营销广告,以“免费种牙”“发放补贴”等噱头吸引顾客上门,实际上只是一种获客手段,算起总的医疗费用丝毫不便宜。

  国产种植牙迎来利好?

  根据《2020中国口腔医疗行业报告》数据测算,2020年我国种植牙数量为406万颗左右,是全球增长最快的种植牙市场之一,我国种植牙市场规模已近1600亿元。按照中国的人口基数和老龄化发展水平,保守估计,中国的种植牙市场还有10倍以上的增长潜力。

  目前,国内种植牙市场以进口品牌为主。国海证券研报显示,国产种植体定位和韩系品牌相近,但起步较晚,目前市场份额预计在7%。

  关于种植牙纳入集采市场早有风声。2021年8月,浙江省宁波市发布《关于进一步明确医保历年账户支付种植牙项目的方案》(征求意见稿),提及拟调整口腔种植牙项目整体医保支付标准,引发关于种植牙将进入集采的讨论。

  2021年11月17日,四川省药械招标采购服务中心发布《关于开展部分口腔类高值医用耗材产品信息采集工作的通知》。此后浙江、宁夏等多地也发布了类似的通知,开展口腔医用耗材历史采购数据填报工作。

  “纳入集采对国产种植牙品牌来说肯定是利好。”欧尧认为,目前公立医院种植牙仍以进口品牌为主,国产种植牙集采后如果能在公立医院率先推开使用,将有利于种植牙材料加速国产化。

  欧尧指出,目前国产种植牙行业地位尴尬,前有成熟的欧美系进口高端品牌基本垄断市场,后有韩系低端进口品牌低价争抢生存空间。“目前国产种植牙品牌至少有十几个,但一直难以打破市场格局。”

  珠海乔丹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乔栒柏则认为,已经占据市场绝大份额的进口品牌参与集采的意愿或许不大,韩系种植体和国产品牌更有希望通过集采实现开拓市场。但纯粹模仿国外技术的国产品牌并不具备市场竞争力,国产种植体要实现“弯道超车”,必须在技术上实现创新,才能在市场上争得一席之地。

  1952年,瑞典的Branemark教授发现了纯钛材料的骨整合现象,并将其用于制作种植牙根,成为现代口腔种植学的奠基人。发展至今,种植牙的技术已经相当成熟。乔栒柏指出,占据行业95%市场的进口种植体,在国际上应用多年,最早也是为欧洲人口腔而设。国产品牌如果在加工精度、操作技能、生产技术等方面没有创新,即便参与集采,也很难赢得市场。

  口腔医疗市场面临挑战

  以往的集中带量采购,主要市场在公立医院,医保成为带量的指挥棒,但对于竞争充分的口腔医疗市场,集采后是否纳入医保,谁来实现带量,医生的技术和服务价值如何体现,都成为口腔医疗行业必须面对的挑战。

  口腔医疗市场竞争充分,无论是机构数量还是服务总量,民营均远高于公立医疗机构。欧尧介绍,以广东为例,注册口腔医生2.1万,其中有1.6万—1.7万在民营口腔医疗机构。全省民营口腔医疗机构有八九千家,占总数的70—80%,其中深圳的民营口腔医疗更是占比高达80—90%。

  暨大穗华口腔医疗集团副总裁林建平认为,口腔医疗80%的高值医疗材料依赖进口,这是非常不健康的现象。种植牙集采落地是国货崛起的风向标,也是进口品牌国产化的分水岭。对于患者来说,有望接受平价高品质的医疗服务,但同时,如何更好地体现医疗价值,实现公立医疗与民营医疗分层次满足不同口腔消费群体的需求,是种植牙集采落地后医疗机构将面临的挑战。“对于民营口腔医疗机构来说,短期内可能影响不大,但从长期来看,必须提高医疗附加值和服务,否则医疗人才的收入与医疗机构的收入均将受到较大的影响。”

  “如果让公立医院实现带量,意味着医生的工作量会大大增加,也可能给医疗服务质量带来挑战。”同样身为牙科医生的乔栒柏指出。

  林建平也指出,民营口腔医疗的种植牙平均价格近年来已经低于公立医疗机构,因此集采的第一阶段可能会在公立医院落地,或会进一步推动公立医疗口腔医生的自主创业或流动到民营医疗机构。

  “集采后的种植牙即便纳入医保,报销比例应该不会太大,否则医保整体难以承受,”林建平同时指出,口腔医疗产业的健康发展,需要口腔商业保险的成熟推动,不能只依靠医保的支撑。

  据悉,国家医保局在此前答复人大代表建议时也提及,鼓励商业保险公司加强与牙科耗材生产企业、医疗机构合作,研究制定符合市场需求的口腔类专科保险项目。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