纪录片揭美国令人发指罪恶行径

在境内外开展惨无人道人体实验项目纪录片揭美国令人发指罪恶行径□ 本报记者 吴琼丹麦近日播出的一部名为《寻找自我》的纪录片披露了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在20世

  在境内外开展惨无人道人体实验项目

  纪录片揭美国令人发指罪恶行径

  □ 本报记者 吴琼

  丹麦近日播出的一部名为《寻找自我》的纪录片披露了美国中央情报局(CIA)在20世纪60年代对311名丹麦儿童进行秘密人体实验的令人发指的行径。

  实际上,这一惨无人道的人体实验项目只是美国在境内外开展人体实验黑历史的冰山一角。近年来,乌克兰、格鲁吉亚等国陆续有人站出来指控美国在其境内的生物实验室存在人体实验行为。总是将“人权”和“民主”挂在嘴边的美国,还有多少罪恶不曾被揭发?

  美进行人体实验屡见不鲜

  提到美国进行人体实验的黑历史,世人并不感到陌生。未经知情同意,就在他人身上进行各种活体试验,甚至涉及放射源、病原体等致命的实验物……这类不道德的活体实验贯穿了美国过去两个世纪的医学史。

  早在二战前,美国就已经在国内开始进行大规模的人体实验。令不少非裔美国人闻之色变的“塔斯基吉梅毒实验”就是在美国阿拉巴马州小城塔斯基吉进行的一项臭名昭著的人体实验。自1932年起,美国公共卫生部以400名非洲裔黑人男子为试验品秘密研究梅毒对人体的危害,隐瞒当事人长达40年,使大批受害人及其亲属付出了健康乃至生命的代价。尽管美国政府在20世纪70年代东窗事发后下令彻查予以赔偿,并最终于1997年给出了迟到的道歉,却无法挽回对受害人造成的莫大伤害。

  事实上,人体实验在美国国内不仅“源远流长”而且久未禁绝。1908年,费城的医生将结核杆菌的提纯蛋白滴入当地孤儿院儿童眼中,导致大批实验对象永久失明;1950年代,在美国公共卫生署拨款、专门对严重头皮创伤进行研究的项目中,研究者从公立的痴呆儿童收容所中找出8名测试对象进行创伤性实验,事后也不对伤口进行治疗。后来,美国卫生部门和医学专家还曾对监狱囚犯、医院里的贫困老年病患进行过大量的皮肤实验。

  进入20世纪后,这种情况仍没有彻底转变:1994年,南卡罗来纳大学招募了一批生活贫困并希望寻求禁毒治疗或产前护理的黑人女子,在未告知她们真实目的的情况下进行科学研究;在1996年至1999年之间,哥伦比亚大学对135名黑人少年进行了芬弗拉明药性试验……

  1947年,美国医学界和法律界主导起草了《纽伦堡守则》,作为二战后的纽伦堡审判的道德依据。该守则认定未经实验对象同意的人体实验是非法行为。但很显然,从美国的所作所为来看,他们并没有遵守自家人制定的《纽伦堡守则》。

  受害者讲述人体实验过程

  在美国,不仅是研究机构,美国中情局等政府机构也与人体实验有脱不开的关系。岁末年初,丹麦播出的这部纪录片撕下了美国中情局道貌岸然的面皮,露出其狰狞的面目。

  这部纪录片披露了美国中情局涉嫌资助20世纪60年代对311名丹麦儿童进行的秘密人体实验项目。这项实验是在丹麦哥本哈根市立医院的地下室秘密进行的,号称“旨在研究精神分裂症与遗传或环境之间的联系”。

  据多家媒体披露,这项人体实验项目最初的“思路”来自一名美国心理学家,但由于在美国本土“寻找合适样本的难度较大”,因此把目光转向了丹麦,与一名叫作菲尼·舒尔辛格的丹麦精神病学家合作,在丹麦开展了数十年的惨无人道的实验。实验对象是被人领养或来自孤儿院的儿童。

  《寻找自我》纪录片的导演佩尔·温尼克就是这一实验的亲历者、受害者。他回忆被诱骗去做人体实验的过程时说,11岁的时候,有人问他是否想去哥本哈根市立医院“做一些有趣的事情”。随后的经历非但并不有趣,反而令他噩梦连连。在实验中,他的身上被绑着电极并被迫接受噪音刺激等精神折磨。佩尔·温尼克只是311名被实验儿童之一。还有300余名无辜儿童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被用作精神分裂研究的试验品。

  纪录片播出后,美国中情局对此讳莫如深,存放着部分实验研究资料的丹麦维多伏尔的格洛斯楚普精神病学中心也开始销毁相关材料。然而,纵然材料能够被销毁,但公道自在人心。毫无疑问这是美国中情局进行人体实验洗不掉、捂不住的“黑历史”之一。

  《寻找自我》纪录片播出后,又一项美国中情局进行的泯灭人性实验被曝光。从20世纪50年代到70年代,在超过20年时间里,美国曾开展过一项名为MKUltra计划的人体实验项目,其试图通过实验实现精神控制也就是“洗脑”,手段之残忍令人毛骨悚然。MKUltra计划不止发生在美国本土。为了避免刑事起诉,中情局还在海外设置了秘密拘留中心,并在那里进行着更加极端的实验。

  可以说,美国的境外人体实验项目相较于国内的实验项目更为泯灭人性、肆无忌惮。

  泯灭人性实验并未消失

  虽然上述一些在美国国内外开展的人体实验计划已经过去,但隐藏在这些人体实验项目中的罪恶并未消失。

  美国在全球25个国家和地区设立了200多个生物实验室。美国现在的生物实验中有没有不可告人的勾当?总是将“人权”和“民主”挂在嘴边的美国,还有多少罪恶不曾被揭发?

  长期研究MKUltra计划并著有《首席毒师:西德尼·戈特利布以及中情局寻求精神控制》一书的美国记者史蒂芬·金泽尔披露说,中情局曾邀请纳粹医生前往美国德特里克堡生物实验室,教授中情局官员沙林毒气的相关知识,他们想要了解沙林毒气将人置于死地要花多久的时间。

  史蒂芬·金泽尔还披露说,中情局化学家兼精神控制实验项目负责人西德尼·戈特利布曾被特聘到德特里克堡,为美国进行惨无人道的精神研究。戈特利布派遣情报人员或美国士兵到全世界“物色”实验对象,而他所做的实验,是为了研究所谓“人类忍耐力的极限”,以达到控制人的肉体和思想的目的。

  2020年,有乌克兰政党指控美国在乌克兰境内的生物实验室存在人体实验。另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报道,曾担任格鲁吉亚安全局局长的吉奥尔加泽也揭露过美国生化基地的黑幕。吉奥尔加泽指出,美军曾在格鲁吉亚设立的理查德卢加尔实验室进行过人体实验,并导致多人死亡。

  可以肯定的是,上述曝光的美国人体实验项目只是冰山一角。中情局乃至美国还有多少泯灭人性的人体实验未被曝光,国际社会仍在拭目以待。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