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乌谈判开始!四大玄机浮出水面……

2月28日电 (记者 孟湘君)据最新消息,28日,俄乌双方的谈判已经开始。俄方此前表示,乌克兰的“去军事化”将成为会谈焦点之一。乌克兰总统办公室则表示,与俄谈

  2月28日电 (记者 孟湘君)据最新消息,28日,俄乌双方的谈判已经开始。俄方此前表示,乌克兰的“去军事化”将成为会谈焦点之一。乌克兰总统办公室则表示,与俄谈判的主要目标是要求俄方立即停火,并撤出军队。

  虽然迈出了极为艰难的一步,但谈判会有效吗?也许回到和平,也许收效甚微,未知数很多。

  在回归谈判的过程中,双方交锋,一波三折,从地点、条件、时机到谈判参与者等选择上,一些玄机逐渐浮出水面……

俄乌会谈会场。图片来源:白俄罗斯外交部。
俄乌会谈会场。图片来源:白俄罗斯外交部。

  【双方反复拉锯】

  乌政府提出谈判,实际最早出现在2月24日凌晨。那时,战事尚未爆发。

  乌总统泽连斯基当时称,“不希望与莫斯科发生任何类型的战争……已准备好在任何平台上、以各种形式与俄对话。”

  回答他的,是一片静默。

  几小时后,普京宣布出兵。来得太晚的泽连斯基,错过了“止战”的最后机会。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

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

  随着俄军入乌,起初,泽连斯基强硬表态将反击,并宣布与俄断交。

  这让俄方十分遗憾。俄外交部指出,断交不是俄方的选择,但从2014年政变开始,到废除俄乌伙伴关系条约,到不断出台针对乌说俄语居民的歧视性法律,“断交是基辅当局恐俄政策的必然结尾。”

  25日,泽连斯基突然发话:“乌克兰没有选择”,愿与俄谈判。俄方则要求乌方“先放下武器”,这一要求遭拒,乌方中断了联系。

  就在这天,泽连斯基据说离开了基辅,赴该国“西都”避风港——利沃夫。利沃夫正是西方选择的驻乌使馆搬迁地,那里,是乌距俄最远地点之一。

  俄罗斯总统普京。

俄罗斯总统普京。

  俄方则双管齐下,一方面称由于基辅拒谈,普京原本下令暂停的俄军行动将继续。另一方面,俄代表团则启程前往白俄罗斯首都明斯克,准备谈判。

  乌方随后再现身,提出想在华沙、布拉迪斯拉发、布达佩斯、伊斯坦布尔和巴库中,择一举行谈判。

  对此,俄方表示,谈不谈,只等到白俄时间27日15时(北京时间27日晚8时)。

  乌方起先拒绝了俄方这一“通牒”,要求不设任何先决条件,不接受在白俄境内谈判。但“通牒”到期几分钟后,其松口同意在与乌边境的白俄戈梅利州,与俄方谈判。

  【俄乌各有坚持】

  俄乌本局对垒,双方表现值得近观。

  当地时间2月26日,乌克兰与波兰接壤的梅迪卡边境口岸,乌克兰民众排队等待进入波兰境内。

当地时间2月26日,乌克兰与波兰接壤的梅迪卡边境口岸,乌克兰民众排队等待进入波兰境内。

  笔者分析,首先,乌方一再改弦易辙,逼迫俄方让步。

  乌方这样做,一可以拖延时间,消耗俄方精力和耐心,试图通过外交牵制、干扰俄军的进攻节奏,换取谋划下一步行动的时间。

  二是出于安全考虑,选择在白俄与乌边境附近谈判,如生变可尽快撤退。

  三是应该得到了美国为首的西方“参谋”,结合西方安排部署,试图反打一耙牵着对方鼻子走,掌握谈判主导权。

  其次,俄方采取“以战促谈”手段,但优先途径是硬实力。

  当地时间2月26日,乌军队称在首都基辅与俄突袭小组发生战斗。图为交火后,乌军人收集未爆炮弹。

当地时间2月26日,乌军队称在首都基辅与俄突袭小组发生战斗。图为交火后,乌军人收集未爆炮弹。

  俄军挺进乌克兰后,乌方首抛谈判意愿,俄方就迅速接住了“橄榄枝”。以战促谈,是俄方的最终目的。但俄方的核心战略目标正如普京此前所说,是让乌克兰“去军事化”和“恢复中立地位”。

  因此,俄方在同意谈判的同时要求乌方先放下武器,仍是围绕核心目标来推进,在乌方拒绝后,俄方暂停的军事行动立即继续。

  而在乌方要求易地谈判后,俄方并未直接接受,反而下达了带时间限制的“最后通牒”,体现出俄方不会按乌及其背后支持者的要求行事,也体现出俄方优先选择以军事手段实现核心目标。

  直到乌方选择在乌与白俄边境谈判,俄方才觉得可以接受。但是,为回应西方高官“极具侵略性”的言论,俄战略威慑力量已在普京授权下进入特殊战备状态。

  【地点大有讲究】

  此次双方纠结的一个核心问题,是对谈判地点的选择。

  显而易见,俄方接受白俄提议,在白俄首都明斯克举行会谈,是其最佳选择。

  笔者认为,这里面有两层考虑。首先,作为俄“铁杆盟友”,白俄罗斯是最忠诚的伙伴,能在关键时刻充当给俄补给,护俄进退的“后院”。

  这次俄军空降乌克兰切尔诺贝利地区,就是取道白俄罗斯。在美国北约30年来的凶猛扩张下,白俄是俄仅剩不多的大面积战略缓冲地带,俄方必须确保其地位和作用不变。

  2021年11月,俄与白俄签署了落实联盟国家一体化法令,在经济、政治、国防等所有领域进一步加强协调。普京宣布承认乌东两地“独立”前亲自指挥战略威慑演习,白俄总统卢卡申科就进入了俄方作战室观摩。

  资料图:俄总统普京与白俄总统卢卡申科共同参与冰球比赛。

资料图:俄总统普京与白俄总统卢卡申科共同参与冰球比赛。

  卢卡申科与普京私交甚笃,两人打冰球、庆生日,是多年老友。西方多次策划“颜色革命”试图推翻其政权,美国中情局(CIA)甚至派特工欲刺杀卢卡申科及其子,阴谋遭俄白联手挫败。卢卡申科坚定选择俄罗斯,毫不意外。

  其次,明斯克承载了非同一般的历史意义。2015年,在俄乌法德四方“诺曼底模式”斡旋下,乌当局与乌东民间武装达成了宝贵的停火协议——《明斯克协议》。

  普京曾多次强调《明斯克协议》是最终“解决冲突的唯一途径”,但乌当局拒绝有效履行。而普京此次选择仍在明斯克谈,或是有意敲打乌当局。

2015年2月,俄总统普京、乌总统波罗申科、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奥朗德(均为时任)等政要齐聚明斯克,就乌克兰问题会谈。
2015年2月,俄总统普京、乌总统波罗申科、德国总理默克尔、法国总统奥朗德(均为时任)等政要齐聚明斯克,就乌克兰问题会谈。

  至于泽连斯基方面的选择,首要也是出于安全考虑。华沙、布拉迪斯拉发、布达佩斯、伊斯坦布尔和巴库……看起来花样多,本质都一样,它们都是北约成员国或“和平伙伴国”的首都或城市。在这些地方与俄谈判,泽连斯基的安全感能多“亿点点”。

  泽连斯基方其后退而选择在乌与白俄边境的戈梅利州谈判。戈梅利州,是白俄境内受切尔诺贝利核事故影响最大的地区之一。1986年核事故发生后,大量放射性尘埃飘入戈梅利州,严重污染了那里的生态环境,当地一些无人区至今仍保留。但由于其与乌交界,便于泽连斯基方应对潜在的突发情况。

  【和谈前景难料】

  此外,笔者观察到,有一条消息或使谈判出现戏剧性转折。27日,泽连斯基方面代表透露,白俄罗斯也或将参与俄乌谈判。

  如该消息属实,那么系出同源的“东斯拉夫三兄弟”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将聚首协商如何改变当前局面。

  这是一个可能使局面变化的信号。

  公元882年起建立的君主制国家基辅罗斯(又称罗斯),以基辅为首都,存在了几百年时间,后被蒙古帝国所灭。罗斯分裂成大俄罗斯、白俄罗斯、小俄罗斯,某一层面上,它们是如今俄罗斯、白俄罗斯和乌克兰的前身。

  当地时间2月27日清晨,乌克兰基辅,浓烟笼罩城市上空。

当地时间2月27日清晨,乌克兰基辅,浓烟笼罩城市上空。

  虽然乌西部历来对被称为“小俄罗斯”不满意,但它与俄、白俄之间,无论历史、民族还是语言、文化等,始终“师出同门”。

  如果这场“东斯拉夫人”间的冲突,可在一个民族框架内内部解决,那也许并非一些域外国家乐见的局面。它们会想尽办法,阻碍和谈顺利进行。

  结合泽连斯基的最新表态“不相信谈判会有成果”来看,不清楚乌方是不是真心想谈。也许,乌方目前仍在放烟幕弹,毕竟西方军援、金援已开始大量涌入。

  当地时间2月26日,乌克兰首都基辅,乌军人登上装甲运兵车。

当地时间2月26日,乌克兰首都基辅,乌军人登上装甲运兵车。

  而战局久拖不决,将一步步损害俄方战略部署,使其“失血”并卷入军事和舆论的双重漩涡。

  形势发展到这一步,相信是“东斯拉夫人”谁也不想见到的局面,局势会不会很快转圜,我们将继续观察。(完)

留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