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时代新职种,消弭“残健”之间就业鸿沟

  互联网时代新职种,消弭“残健”之间就业鸿沟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助残就业向来是帮助残疾人增收致富、融入社会、实现人生价值和梦想的重要途径。据统计,近十

  互联网时代新职种,消弭“残健”之间就业鸿沟

  授人以鱼不如授人以渔,助残就业向来是帮助残疾人增收致富、融入社会、实现人生价值和梦想的重要途径。据统计,近十年来,中国残疾人就业总体规模与结构趋于稳定,新增残疾人就业人数每年保持在30万人以上。在“互联网+”的新形势下,文创就业、远程居家就业等新职种纷纷出现,为残疾人提供了更广阔的就业和发展空间。

  “互联网+”时代下的居家就业

  上午9点,李丽(化名)准时坐在电脑前接听电话,用笔抄写一遍将执行的任务,并在重点的地方做好标记。在普通人看来,这是再寻常不过的工作,对李丽而言却得之不易。李丽家住北京市平谷区,是一位因病致残的二级肢体类残疾人,行动不便,双手变形,曾尝试做过很多工作,但大多都不稳定,直到4年前才有了一份居家就业的稳定工作。目前,她还在宜生无忧担任兼职电话外呼员,一周最多能有500元的收入。

  对残疾人来说,获得一份稳定的工作,除了生活保障,还意味着自信、充实以及充满希望的未来。《2020年残疾人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显示,2020年我国城乡持证残疾人新增就业38.1万人,其中,城镇新增就业13.2万人,农村新增就业24.9万人。全国城乡持证残疾人就业人数为861.7万人,其中灵活就业(含社区、居家就业)238.8万人。互联网时代,残疾人更需要灵活新型的就业方式。早在2016年国务院印发的《残疾人就业促进“十三五”实施方案》中,就明确指出“加大对‘互联网+’就业、居家就业、灵活就业等适合残疾人的新就业形态的扶持力度”“鼓励引导各类互联网企业为残疾人提供就业岗位或以众包服务等方式,帮助残疾人网络就业”。

  为李丽提供这份“电话外呼员”工作的宜生无忧,是目前国内首创、规模最大的“互联网+”残疾人就业平台之一,而她已经任职约4年的企业,也由该平台搭线签约。据了解,宜生无忧通过创新的服务模式,推动并帮助企业按比例雇佣残疾人就业,目前已与京东、北汽集团、融创集团、富力集团等5000多家知名企业达成助残就业合作,帮助1.6万余名残疾人实现就业,每年为残疾人创造数亿元收入。

  北京宜生无忧科技有限公司总裁周敏告诉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互联网+”的出现打破了传统模式下残疾人由于行动、交流等限制导致的居家就业困难,使更多残疾人获得了公平就业的机会,一定程度上消弭了“残健”之间的就业鸿沟。他认为,在过去,出行不便是限制残疾人就业的重要因素之一,互联网的发展恰恰解除了这一限制,即时通讯、在线办公、远程培训等技术的出现为残疾人创造了无障碍的工作环境。

  更重要的是,在互联网时代,还可以开辟一些新的岗位。比如,北京一家停车场电子管理企业,需要职员长期坐在电脑前监测数据,重复枯燥,晋升空间有限,因此流失率很高,企业经常面临招聘难题。“一些残疾人士其实非常适合这项工作,唯一的短板就是,如果招聘残疾人,企业需要投入一笔资金改造办公环境和安全设施。”据介绍,宜生无忧开发出一套居家办公的云端技术,并为残疾人提供技术培训和支持,在停车管理平台做远程车牌审核工作,每天9点半开始,中午休息两个小时,5点下班,在家里的电脑前就可以完成。周敏还表示,李丽担任的“电话外呼员”,正是疫情期间平台联合数家互联网企业开发的残疾人居家新岗位,通过考核的应聘者每天收入能达到200元至300元,业绩优秀的能够达到万元。

  引导企业为残疾人提供网络众包岗位,实现远程居家就业,正是互联网时代残疾人就业的新模式。周敏指出,残疾人正在逐渐从生产型岗位向服务型岗位发展,“除了远程居家电话外呼岗位,平台上还开发了数十种创新就业扶贫岗位,如微信营销员、内容审核员等,以满足残疾人的多元化需求。”

  动漫、烘焙,新职种带来更多选择

  前不久,一组《礼赞冬奥会》系列漫像受到关注,令人意外的是,作者兰珍妮是一位听障漫画师,她在2020东京奥运会期间创作的《漫画奥运·中国荣耀》系列漫画,累计点击量近3亿次。另外一组引发关注的《荔枝花开,中国骄傲》东京残奥会冠军系列漫画像的作者丁姣也是一位残疾人漫画师。这两位漫画师都是山东世博华创动漫传媒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世博动漫”)的员工。兰珍妮1岁时因病致聋,自幼学习绘画,9年前入职世博动漫,如今已成立“荔枝花开”兰珍妮国画工作室。丁姣是一名90后漫画师,因脊柱血管瘤疾病落下腿部残疾,大学毕业后加入世博动漫,现在是动漫制作中心前期部部长。目前该公司所有员工中,残疾人约占10%。世博动漫董事长王振华回忆,2005年他在一次动漫原创大赛中发现一名获奖者是听障学生,“小姑娘很有才华,但找不到工作,靠打工每月只能赚几百元。”后来这位听障小女孩成了公司第一位残疾人员工。

  文化艺术不仅是丰富残疾人精神文化生活、使其参与并融入社会的重要手段,也是残疾人实现就业和可持续发展的重要途径。2019年,中国残联选取了30个省市的70家残疾人文创就业机构,认定为首批全国残疾人文创产业基地;2021年再次认定102家第二批全国残疾人文化创意产业基地,带动更多残疾人实现文化创业就业。

  丁姣此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表示,“我赶上了特别好的时代,适合残疾人就业的职业种类越来越多。”这些年,随着融合教育的持续深化,越来越多的残疾人享受到了高等教育,年轻人掌握的技能也越来越多元化,不再局限于传统的盲人按摩,还涉及动漫、烘焙、茶艺、宠物美容等。

  据统计,2021届全国普通高校毕业生总规模909万,其中有25023名残疾人毕业生。周敏坦言,大专以上学历的残疾人在找工作时更具优势,“国家为用人单位提供了更加优惠的政策,鼓励企业积极吸纳残疾人大学生,IT专业非常受欢迎。”记者从中国残疾人联合会就业服务指导中心获悉,国务院印发了《“十四五”残疾人保障和发展规划》,明确了“多形式的残疾人就业支持体系基本形成,残疾人实现较为充分较高质量的就业”的就业主要目标。此外,随着社会发展,依托不同领域衍生的适合残疾人就业的岗位越来越丰富,例如以残疾人主播为代表的互联网类;以茶艺师、宠物美容师为代表的服务行业;以无人机操控、网络信息安全、物联网开发应用等着眼“中国制造2025”行动战略、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和生产性服务业的新职种,均为残疾人就业提供了更广阔的空间。

  新型就业方式更需政策保障

  王振华在谈及雇佣残疾人员工时常常会提到,“上班第一天,我会和他们一起制定未来的职业规划。”在他看来,让残疾人实现高质量、高层次就业,不仅仅是提供一份稳定的岗位,更应该让残疾人员工在企业内部能获得长远发展和晋升,获得应有的尊重和认同。比如,世博动漫在省市残联指导下,与济南市槐荫区残联共同打造的“荔枝花开”项目,会为优秀残疾人文创人才建立工作室,打造出自己的IP,带动更多人进入工作室接受培训。王振华介绍,兰珍妮、丁姣等漫画师都会利用业余时间,承担“荔枝花开”教学任务,她们培训的残疾人学员中,有的开启了自己画室,有的进入了平面公司工作。他坦言,残疾人的文创就业模式还是一个新事物,在企业层面如何落地、推广,仍需更多政府支持。“比如,‘荔枝花开’项目已经从山东济南逐渐向全国推进,进入兰州、西安、郑州等地,能否获得当地文创企业的认同,当地政府助残政策的执行力度将起到重要作用。”

  杨阳(化名)曾参与过多个残疾人就职培训项目,她认为目前国内很多企业还没有做好接纳残疾人员工的准备,更多是为了完成任务而提供一个岗位,无法给他们提供合理便利,“包括支持残疾人就业的工作环境、便利设施以及相关管理条例。”据她介绍,部分残疾人就业之后,难以获得长远的职业规划,“他们可能在一个岗位上工作很多年,薪水或可以养家糊口,但无法激发积极性,实现更大的价值。”她指出,企业雇佣残疾人不应该只是关爱和援助,更应该营造一个并不特殊的工作氛围和公平的晋升平台,“对企业而言,这并不容易做到,需要专业指导。据我所知,国际上很多残障人就业帮扶机构的重点恰恰就是培训企业。”实际上,很多企业都在积极探索雇佣残疾人的最佳方案和细则。比如,万豪国际集团在中国雇有1100多名残疾人员工,并按照每年10%的增长率增加残疾人员工数量,集团安排专人一对一辅导残疾人员工的上岗培训,提供公平竞争的晋升机制。另外,据希尔顿酒店集团介绍,在雇佣残疾人方面,公司会根据他们的特点安排工作,不做特殊照顾,避免有不适心理,此前还有一位听障员工获得集团重要奖项“首席执行官阳光与温暖奖”。

  根据国家规定,用人单位应当按照一定比例安排残疾人就业。周敏坦言,目前残疾人就业较大的困难主要还是因为存在双方信息不对称、不透明的情况,企业与残疾人之间很难建立信任。“这主要是企业缺乏对残疾人能力的了解,难以提供匹配的职位,同时对残疾人的管理经验及无障碍办公条件不足,部分企业还对残疾人存在劳动纠纷难处理、易发生工伤事故等一系列雇佣风险问题怀有顾虑。”周敏指出,随着提供残疾人服务的社会第三方企业的逐步成熟,可以为企业雇佣残疾人提供更为专业的信息库、培训及相关产品,未来残疾人就业的渠道会更为流畅,发展空间也将更广阔。

  另外,在周敏看来,近年来残疾人就业形式逐渐丰富多样,形成以残疾人按比例就业、集中就业、自主就业创业为主等多种就业形式,基本建成以政府为主导、残联为主体、社会环境协同的社会保障机制。“但是,基于互联网背景的居家就业仍属于新型就业方式,国家层面的立法以及政策保障尚不健全。因此,希望政府充分发挥主导作用,建立健全残疾人互联网就业政策,保障残疾人合法权益,做到‘有法可依’。”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曲筱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