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紫:慢慢跳出自己的舒适区

  《女心理师》中不再当“邻家妹妹” 杨紫:慢慢跳出自己的舒适区  通过《欢乐颂》的邱莹莹、《亲爱的,热爱的》的佟年以及待播剧《余生请多指教》,杨紫已然完成从

  《女心理师》中不再当“邻家妹妹” 杨紫:慢慢跳出自己的舒适区

  通过《欢乐颂》的邱莹莹、《亲爱的,热爱的》的佟年以及待播剧《余生请多指教》,杨紫已然完成从童星到当红小花“演技派”的华丽转身。这份跨越极少有成功先例,因此在业内看来实属不易。如今横空出世的《女心理师》又让人看到杨紫从“邻家妹妹”向成熟女性过渡的全新尝试。在接受北京青年报记者采访时,杨紫坦承她在努力“扩张”自己的舒适区。至于女演员不可回避的年龄话题,以及不久前与老东家欢瑞分手引起的众说纷纭,风口浪尖在杨紫看来却是水到渠成,她明确表示,希望以更积极地工作迎接即将到来的30岁——“不会休息,要拍更多的戏。”

  会认真看评论,尤其是提意见

  北青报:已经很久没有新剧跟观众见面,这次会跟观众一起追剧吗?

  杨紫:我每天都在追,网上的评论也会看,我平时都在微博上看,近期也在玩儿抖音,本来没有豆瓣,但他们老给我发豆瓣文章,昨天我还特意下载了豆瓣,看了很多的评论。有看说我们好的,但是更多我在看大家提的意见,为什么有的人觉得这个戏不好看,我都会一条一条去看,然后想问题是什么。当然如果是为黑而黑,可能就自动忽略了,但是还是有很多朋友,他们提的意见,包括分析其实都是很好的。

  北青报:贺顿作为一个心理咨询师,其实也有难以愈合的心理创伤,而钱开逸是这部剧中“唯一的太阳”,他是这部剧中“治愈”贺顿的人。对你本人来说,有过很黑暗很困难的经历吗?又是怎么找到“太阳”治愈自己的?

  杨紫:我生活中当然也会遇到黑暗时刻,但肯定没有贺顿或者剧里人物遇到的那么深刻。我调节心态,帮自己走出来,其实就是靠自己。当你有情绪波动或者陷入低谷期,别人说是没用的,只有自己有意识去反思,才会越来越自信,慢慢变好。我很崇拜贺顿,她可以在经历小时候的阴影后,反而让自己拥有很强大的力量去治愈更多的人,这一点是我非常喜爱她的原因。

  没想过转型,只想慢慢扩张舒适区

  北青报:在过去的作品中,观众对你的基本印象是“邻家妹妹”,而女心理师则有了明显的区别,在跳出舒适区这个问题上,塑造贺顿的经历给你带来了怎样的体验?

  杨紫:之前我也没有刻意要挑活泼可爱的,只是我喜欢上的剧本都是比较邻家可爱型的。演贺顿并不是我想转型,对于我来说,什么样的年龄,喜欢什么样的剧本,就去拍了。如果过两年我看到有合适的可爱型角色,依然会演。比如前两天看007最后一集,里面出现的小小邦女郎,只出现短短十分钟,也是很酷很飒非常的可爱。所以在转型问题上我从来没有想过,拍的每一部戏被大家认可了,就好了。

  至于舒适区,确实每个演员都有,比如我的舒适区我自己很清楚,想跳出现在的到另外一个地方去其实是有一些难的,现阶段我想做到的就是慢慢扩张舒适区,看看有没有更多的可能性,对自己对观众都做一种试探。

  感恩欢瑞,30岁前想做更多事情

  北青报:跟欢瑞解约的消息引起了很多网友讨论,你觉得在欢瑞的这六年带给你怎样的影响?解约后你成立了自己的个人工作室,未来打算如何发展?

  杨紫:我觉得很感恩,六年见证着我的成长,非常感谢欢瑞在这六年时间给予我的帮助。我的规划是喜欢什么戏就去拍,如果不太喜欢的话,则会选择不接。从去年开始,我觉得自己马上也30岁了,突然有一种想在30岁之前做更多事情的感觉,所以现在的我不会休息,更多地创作,展现不同的作品。

  北青报:你提到了30岁的年龄节点,现阶段会有年龄焦虑吗?30岁会让你在事业上更有紧迫感吗?

  杨紫:焦虑每个人都会,我的焦虑并不是年龄大的问题,我其实挺兴奋的,马上到30岁了,之后甚至40岁、50岁,感觉蛮刺激的。因为自己一直是小孩儿,我不知道自己30岁、40岁会不会成熟一些。但确实30岁之前希望能够多拍出点儿作品,感觉年龄越大身体就比较容易累,一年没有办法拍那么多戏了。另外年龄偏大会有一些题材被自己拒绝,现阶段的可能性还是更大一些。 文/本报记者 杨文杰 统筹/刘江华

留下评论